作育英才 門牆桃李

梁成金

 

  筆者獲悉必立師大去之訊,於淚眼模糊中,內心震撼,久久不能自己。一九六四年筆者考入政大企管所第一屆研習碩士學位,必立師甫自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考察返國,主持國內首創之政大企管所,為筆者拜列門牆受業之始。由於筆者應試時以第一名成績入學,必立師特加垂注,諄諄教誨,問道授業,屈指於今已廿九年。

 

  筆者卒業後服務社會,每於歲時伏臘,年必數次,恭候起居,必立師則藹然垂詢,自家庭、工作及進修情況娓娓不倦,常不知夜幕之已至。白頭門生語及恩師,涕泣而道,卅年彷彿猶如昨日。

 

  必立師原籍江蘇省灌雲鯀,國立中央大學畢業,學優而仕,一九四八年隨政府播遷來台,任財政部專門委員,主辦所得稅之籌畫與業務推進。必立師學有專精,歷任部次長之有慧眼者均特加賞識,有賦稅署四大金剛之目。必立師復參與美援會為台灣工業起飛草擬之「獎勵投資條例」研訂。在必立師短暫的財務行政系統工作中,即此兩端已對國家有不可磨滅的貢獻。

  必立師碩長的身材,開朗的眉目,可以想見他青年時必為翩翩佳公子,他平素生活儉樸、從無嗜好、服飾簡單,一頭蓬鬆濃髮,任其披拂。授課時聲音宏亮,侃侃而談,別有一股令人神往的魅力。為了賦稅、為了學科、為了學生,必立師從未修飾自己,他實巳忘了自己。

 

  必立師個性直爽,嫉惡如仇,是非必予明辨,決不捨己從人。他曾將他在一九五七年間,某次與上官為公務爭執的經過,實成個案,供同學參研。必立師自知耿介之性,殊不適於宦途,乃有執教鞭終身之意。

必立師自一九六四年主持政大企研所至一九七五年凡十年。作育英才,門牆桃李,何止三千?門人服務社會成績卓著者不乏其人,率依時敬備束脩,執經問學,必立師暮年頗有春風化兩弦歌不輟之樂。

 

  必立師去歲日感身體不適,就醫斷為腸癌,幾度出入醫院,病情似已控制但終究敵不過那致命的癌症。

 

  必立師安靜地去了,他立身行己,俯仰無愧,學有厚植,壽逾八旬,惠及後學,自可含笑而逝,無所遺憾!

  【本文由經濟日報書面授權轉載。原文一九九三年三月廿日見報,作者當時擔任經建會副主委。】